保护与修复:我国草原建设管理进入新阶段

发布日期:2022年10月27日   作者:    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字体: 】   阅读:

呼伦贝尔草原连绵无垠,千条河流纵横交错,百个湖泊星罗棋布,是中国保存较为完好的草原。 包布赫摄

草原是我国面积最大的陆地生态系统,具有重要的水库、钱库、粮库、碳库功能。

10年来,草原保护修复扎实推进,草原生态功能和生产能力不断提升。全国草地面积39.68亿亩,划定基本草原37亿亩。实施退牧还草、退化草原改良和人工种草,十年完成种草改良6亿亩。实行草原禁牧、草畜平衡及草原生态补偿,38亿亩草原得到休养生息,草原综合植被盖度超过50%,重点天然草原牲畜超载率大幅下降。草原生态持续退化趋势得到初步遏制。

体制机制夯实发展基础

2018年,草原监督管理职责划转至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以来,草原工作体制进一步理顺,草原管理实现了由以生产为主向以生态为主的转变。

2021年3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加强草原保护修复的若干意见》,明确了新时代草原保护修复的指导思想、工作原则和主要目标,提出了一系列加强草原保护修复和合理利用的政策措施。这份文件的出台,为我国未来草原保护工作指明了方向。

党的十九大以来,国家以组织实施第二轮草原保护补助奖励政策为抓手,投入资金562.8亿元,全面开展草原禁牧和草畜平衡,使近40亿亩草原得到休养生息,重点天然草原超载率从2017年的11.3%逐年下降到2020年的10.09%,有效减轻了天然草原承载压力。

从2021年开始,国家继续实施第三轮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政策,覆盖草原面积进一步扩大,政策内容进一步完善,促进了农牧民增收。

农牧民的腰包鼓了,保护草原生态的意识也不断提高。

藏族牧民泽郎夺尔基,是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红原县家庭牧场示范户,他在进行规模化养殖的同时,还抓住发展草业的市场机遇。2014年,他开始采用免耕补播、划破草皮、施肥、封育的方式,建成人工草地1150亩、暖棚375平方米、畜圈300平方米、草库150平方米。草原可持续利用成为泽郎夺尔基的新目标。

科学修复推动绿色发展

在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缔约方大会第十五次会议上,发布了《中国生态修复典型案例集》,从全国精选出的18个典型案例中,“锡林浩特退化草原生态修复项目”是唯一入选的草原生态修复项目。

从2019年起,锡林浩特市对国有农牧场和牧户的7.6万亩退化草原进行生态治理,3年间探索出了退化放牧场修复、退化打草场修复和野生优良乡土草种繁育的治理模式。锡林浩特退化草原生态修复项目负责人曼丽告诉本报记者,锡林浩特市作为试点地区,通过科技成果转化利用和牧民的积极参与,为典型草原的生态修复治理总结可复制、可推广的模式和经验,使生态效益、经济效益、社会效益明显提高。

在中国草原修复保护进程中,锡林郭勒盟锡林浩特退化草原生态修复项目仅仅是一个缩影。

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破解国有草原“修复—破坏—再修复”的难题,探索草原生态保护修复与草业发展相协调的新模式,培育新型草原经营主体,实现草原精准修复、科学管理与合理利用,推动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开展首批18处国有草场试点建设,构建“责、权、利”相统一和“建、管、用”相结合的草原保护修复与合理利用长效机制,在保护好草原生态基础上,走产业化、规模化、集约化发展之路。试点建设面积881.5 万亩,涉及12省(区)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2020年,国家林草局公布了内蒙古自治区敕勒川等39处全国首批国家草原自然公园试点建设名单,将资源具有典型性和代表性,区域生态地位重要,生物多样性丰富,景观优美,以及草原民族民俗历史文化特色鲜明的草原纳入国家草原自然公园试点建设。致力于打造一批草原旅游景区、度假地和精品旅游线路。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传承红色基因、赓续红色血脉指示精神,践行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联合国家文物局组织开展“红色草原”推介活动,首批共公布12处“红色草原”,推动各有关地区和部门切实加大对“红色草原”革命文物和草原保护修复与合理利用的支持力度,以绿色发展促进红色资源保护传承,以红色资源赋能草原地区高质量发展,推动草原旅游发展。

2021年,国家林草局启动林草生态综合监测评价,草原监测评价全面融入该体系中,以国土“三调”成果为统一底版,组织全国31个省(区、市)林草部门全面开展草原监测评价工作,累计投入近8000人,完成外业监测样地1.5万个,逐步形成林草一体化监测评价格局,为全面评价我国草原生态变化发挥了重要支撑作用。

科技创新促进提质增效

我国是草原大国,但是存在大而不强的问题,草原科技薄弱,特别是草种业发展滞后,大力发展国产优质草种,才能在草原生态修复与草业发展上占据主动。

2018年,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成立草品种审定委员会,确定公布了30处国家草品种区域试验站,进一步强化了生态修复用草品种审定工作,2020年以来审定通过了两批32个草品种,其中大部分为生态修复用草或牧草和生态修复兼用型品种。

近年来,部分地区组织实施了草原生态修复与生产力恢复免耕补播科技示范试点,取得了明显成效。如在内蒙古赤峰市免耕补播试点中,草原植被盖度提高到95%以上;草原土壤有机碳含量增加了10.2%,全氮含量提高了17%。同时,免耕补播还增加了草原优质牧草比例,草原草产量提高了1倍以上。

为了进一步推进免耕补播科技示范试点,更好发挥免耕补播在草原生态修复中的作用,2021年,国家林草局和九三学社中央联合下发了免耕补播的试点通知,提出大力推广免耕补播技术,提升草原生态质量。

如今,随着草原生态的日益向好,越来越多的野生动物如约而至。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雪豹、大鸨、草原雕等,都成了草原的座上客,悠扬的马头琴弹奏着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新乐章。